首頁
招商
品牌
產品
資訊
企業
訂貨會
商機
展會
專題
麗人網首頁 > 服裝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捐”給H&M的舊衣服 最后都去哪兒了
服飾編輯:雪人
2020-04-03 16:28來源于:BOF時裝商業論壇
分享:

中國上海——吳霜經常會帶著自己不再穿的舊衣服去上海南京西路上的H&M門店。她不是一個環保主義者,也不篤信“斷舍離”這一套,相反地,她是這間快時尚品牌的???,把舊衣服“捐”給H&M進行回收再造,很大原因是她想拿到優惠券。但她有時候也會好奇,那些被倒進回收箱的衣服究竟去了哪里?時尚是這個地球上污染最嚴重的產業之一。全球至少有10% 的碳排放和20% 的工業水污染是由時裝業造成的。而快時尚通常被認為對環境最不友好的部分,其目前對氣候變化的影響,比海上和空中旅行加起來的影響還要大。然而,快時尚也帶來了巨大的財富: 在過去的30年里,時尚業從5000億美元的業務增長到每年2.4萬億美元——這正是由于消費者對低成本時尚產品的快速消耗。據《福布斯》估計,在購買后的一年內,有超過一半的快時尚產品被消費者拋棄,很多時候,這些產品經常直接被扔進垃圾填埋場。而實際上,被人們丟棄的紡織品中有95%其實都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

但H&M很早就開始想要改變這一點。根據品牌可持續負責人Pascal Brun介紹道:早在可持續成為當今市場熱議的話題之前,其品牌及母公司海恩斯莫里斯集團(H&M Group)已經有了全盤考慮。H&M是全球首家推行舊衣回收計劃的時裝公司,在2013年春季,品牌已經在所有市場實施了舊衣回收計劃,在進入每一個新市場之后,品牌將在第一年內落實舊衣回收計劃。

H&M的愿望是強烈的,但這意味著74個市場上,消費者“捐”來舊衣服的數量也相當驚人。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品牌需要有一整套完整的策略,來確保舊衣能夠得到充分的再利用;其次,H&M需要找到一個具有經驗證的解決方案的合作伙伴,來幫助其實現這一點;最后,H&M還需要將它們的環保舉措和透明度再次傳播給消費者,進一步鼓勵他們選擇更環保的購物和行事方式。

Brun表示:可持續是一個非常復雜的概念,需要整個市場體系從設計、生產到運營甚至消費端進行系統性的變革,從而形成循環經濟模式——而非被詬病的傳統線性經濟模式。海恩斯莫里斯集團的愿景是希望引領時尚產業走向封閉循環和可再生模式以及成為一間公平和平等的公司。因此,集團每一年都會發布可持續報告,并設計了非常具有挑戰的KPI:集團希望到2030年,100%使用再生或其他可持續來源——除了找到環保透明的供應商之外,舊衣回收也將為此提供支持,集團設立了到2020年舊衣回收要達到每年25000噸的目標。這一目標已經提前完成了。根據海恩斯莫里斯集團昨日剛剛發布的《2019可持續發展表現報告》顯示:去年一年,其共收集了29005噸的舊衣物,比再上一年增長了40%。其提供的另外數據顯示:在中國,從2013年開始至2019年1月,其在中國市場回收了超過2525噸紡織品。

在門店里,吳霜的舊衣服會被裝進一個回收箱,由I:Collect(簡稱I:CO)公司和H&M共同設置。該機構是德國紡織品收集和回收集團SOEX旗下的子公司之一,負責管理H&M在全世界搜集來的舊衣服。I:CO在英國、日本和美國設有分部,而重頭戲則是在其德國本部、柏林以南兩小時車程的沃爾芬,在這里,I:CO運營著一間13個足球場大小的回收工廠,每天大約有25至30輛不等的卡車,把上千家店鋪的回收箱里的舊衣物運送到這里,平均每日超過14噸。

I:CO的負責人表示:盡管這些舊衣服的數量聽上去很多,但與人們丟棄在垃圾堆中的衣服相比,比例仍然很小。為了確保物盡其用,達到“零浪費”,每一件衣服的初檢和細分檢階段都需要手工完成,因此大約要雇傭700名員工,每人每八小時進行輪班,按照最佳使用方式對舊衣物進行分類。

工廠里,自動化機械上用蛇皮袋承載著衣物,傾斜而下。根據400個不同的標準,工人們靠肉眼和觸感直接分別衣服可重復利用的程度,并迅速拋進分門別類的籃框中,然后被機械遞送至下一精檢環節。在初檢階段,工人們大概能“拯救”出60%仍然可以穿著的衣物,會根據質量的不同來保存和出售,例如捐贈給慈善機構、作為二手古董服裝售賣或用于國際出口——請注意,這些舊衣物并不會在H&M的門店里直接售賣。

而不可重復穿著的紡織品大約占約40%,一些吸水性強的紡織品將切碎、分解和重新包裝,被轉產清潔抹布等產品,其他紡織品則將進入另一個環節,將纖維重新打碎重構,通過循環處理,變成紡織纖維;或用于汽車行業,制造阻尼和絕緣材料等產品。無法在這些過程中消化的金屬扣子、拉鏈等配件將自動收集,由I:CO轉交給其他相應回收企業。而那些確實無法重新穿著、重新利用或循環使用的衣物,則可以用來生產能源。為了充分利用每一個環節,充滿隆隆機械聲的工廠中,就連生產中產生的灰塵都將被收集起來,壓制成一塊塊纖維磚,然后賣給造紙工業。

在沃爾芬,通過再利用、轉售和回收相結合的方式對舊衣回收進行了完整的閉環,這對于大規模生產的快時尚行業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模式。因為,H&M本身也在探索新的循環經營模式,并推出按需、定制、修理、時裝租賃、古董衣售賣等不同的嘗試。每一年,H&M還會推出環保自覺行動限量系列,通過高端時裝風格的方向,來帶動展示其在環保再生面料方面的發展和創新。也不是所有的消費者都了解這一點并為其買單。當麥肯錫與BoF聯合進行的調研中,盡管很多人表示對可持續時尚有興趣,但依然只有少數人愿意為可持續產品付費。其中,Z世代只有31%,嬰兒潮一代只有12%。在中國,H&M可能花費的力氣還要更大一些。

吳霜就告訴BoF:她自己更注重款式和價格,對標注著可持續標簽的產品并不會特別留意。她還表示,經常有別的“阿姨”級別的顧客看到她“捐”舊衣服給H&M,會好奇地問道:“他們不會直接洗一下放在店里賣吧?”

“可能從便利性和折扣獎勵方面來和消費者溝通會是一個不錯的切入點?”吳霜說道:因為她曾嘗試把舊衣物捐給貧困地區或是放在閑魚上面賣,但是依然覺得十分麻煩,時間和溝通成本都太高。而H&M在回收過程中并不會查驗舊衣質量,也不限回收的品牌和“捐贈”次數,反而鼓勵了她“不自覺”的環保行為多多益善。

H&M可持續負責人Pascal Brun表示品牌還在不斷地加強培訓和溝通:“如果我們不解釋我們為什么這樣做,我們就不能期望我們的顧客有不同的行為。因此,我認為,我們必須更好地解釋我們為什么做這些事情,以及解釋我們做了什么。”除了在網站和門店中更加明顯的信息指引和環保故事外,H&M將著重培訓其店員。“我們還需要出現在社交媒體上,講述我們的故事,而且要更加真誠和透明,”他說道。除了H&M,目前其同儕優衣庫(Uniqlo)、Zara都開展了舊衣回收計劃。從某種意義上而言,快時尚因其規模之大、零售網點之多、顧客范圍之廣,一旦轉變理念,將產生很大的影響。

“顯然,當你有了規模和影響力,你就有了責任,”Brun說道。而作為目前全球可持續棉花和人造纖維材料的最大使用商,H&M將原材料帶入循環模式也將對其本身的商業產生助益。“所以,唯一可持續發展的模式,就是循環,”Brun補充道。

類似這樣的措施是否能真的改變環境?著名時裝記者、《時尚巨頭:快時尚的代價與服裝的未來》的作者Dana Thomas在此前媒體的采訪中曾經表示:“我們必須等待,看看結果如何。” 她指出:時尚產業的目標應該是零浪費,而“H&M正試圖做好這一點,我為他們鼓掌”。

“我希望時尚產業能像食品運動一樣,我們沒有摒棄快餐,但有機運動發展了起來,有機食品變得更加民主、更便宜?,F在,像麥當勞這樣的快餐店也賣沙拉,如果我們能讓H&M和Zara提供類似沙拉的東西,那么我們的體型就會好的多了,”Thomas說道。

利益披露:本文作者Queennie Yang曾應H&M邀請,造訪I:CO位于德國沃爾芬的舊衣回收工廠。

BOF時裝商業論壇 )
相關資訊
更多>>
資訊
  • 三天內
  • 一周內
  • 一個月
大家都玩的河北麻将 在线股票实时行情 晨光生物股票股吧 微信炒股平台 股票挣了谁的钱 机器人股票行情 绿庭投资股票 股票大盘行情指数 涨8配资官网 换手率高股票下跌 三板股票行情查询